切换到宽版
  • 1阅读
  • 0回复

影响传染病的不仅仅是季节,而是整个生态环境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厦门不锈钢水箱

      记者:耿挺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新冠病是不是一种只适应于冬季环境的病?随着北半球春暖花开,全球新冠疫情会不会有所缓解?除了针对病及疾病的研究,科学家们如何从环境和生态角度审视传染病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全球健康学院副院长郭晓奎教授认为,传染病的发生不是由一个因素所决定的。一般而言,影响传染病的环境因素有三个:包括了温度、湿度、地理等理化因素,能够传播疾病的生物因素,以及人口密度、生活习惯等社会因素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无论是在人们的普遍印象中,还是在科学家们的严谨研究中,呼吸道病感染诸如普通感冒、流感,通常是在冬季流行。当新冠袭来,人们寄希望于“冬天的结束、夏天的到来”能够让这次疫情自然结束。然而,有研究指出,2020年的夏天仅仅是疫情控制的一个窗口期,如果没有采取积极有效举措,疫情很可能在下一个冬季卷土重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不同的季节,的确会有不同传染病。”郭晓奎说,呼吸道传染病主要发生在冬季,包括流感病、冠状病、呼吸道合胞病等病原体在这个时期更加活跃。而夏秋季传染病的主角是肠道疾病,各种细菌成为重要的致病原。因此,在不少医院里,冬季的呼吸门诊和夏季的肠道门诊都会人满为患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但有些病并不会受到季节的约束。例如,诱发肠道疾病的轮状病更适应在夏天引发传染病,而流行性乙型脑炎病引起的乙型脑炎也多发于夏秋季。“影响传染病的环境因素不会只有一个,而是多种因素影响的结果。”郭晓奎说,乙脑病的传播并不借助于空气,而是通过蚊虫叮咬,因此外界温度的高低是通过影响蚊虫活动来间接影响它的传染季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于主要通过呼吸道传播的冠状病而言,温度是一个非常显著的影响因素。郭晓奎说,通过对动物体内冠状病的检测会发现,从冬天到夏天,我国的冠状病主要感染群体也如同气温升高的地区一样,从南部向北部一步步转移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对于一种传染病而言,影响其传播的环境因素主要包括理化因素、生物因素和社会因素。影响冠状病传播的温度属于理化因素。而理化因素还包括对传染病影响最大的水、干旱、光照等。而影响乙脑传播的蚊虫是媒介,属于生物因素。受到这类因素影响最大的无疑是各种热带病,它们大多在蚊虫活跃的热带地区传播,一旦进入温带或寒带,一个病人很难传染给其他人。人口密度是典型的社会因素。传染病在人与人员之间的传播,一个摩肩接踵的大城市肯定要比鸡犬相闻的农村要容易地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郭晓奎看来,过去对疾病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个体和治疗上,现在对疾病的研究需要更加宏观,加入环境、生态和社会等综合因素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个案例说明,在过去的100年里,当人类用抗生素、疫苗在对抗单个传染病已经取得成效并为之自豪时,突然发现随着生态环境的剧变,新旧传染病正在以一种新的方式和形态重新冲击着人类社会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发达国家的过敏性疾病远比发展中国家多,这是因为那里卫生条件好,城市化程度高,人们不会像先祖一样与泥土打交道,免疫系统已经不认识很多原本应该很熟悉的外来物了。”郭晓奎说,“从生态学角度看,正是由于一个地区微生物生物多样性的减少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对抗新旧传染病的新冲击中,不仅需要医生、科学家研制出新的药物和疫苗,更需要全球范围内多学科、多组织、多国家、多阶层的人们共同努力,从而在新的生态环境中能够再次管控传染病。这将是一个艰巨而长期的挑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上观号作者:上海科协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