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2098阅读
  • 0回复

隔离病房里最温柔的“铁人”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西安丽都SHOW商务KTV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00:06从隔离病房出来到留观点,蔡小芳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给家里报平安,而是安顿这一批轮岗出来的45名医护人员的生活起居,监测他们的体温,并做好登记。这45个医护人员在休整之后很有可能还会重返“战场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回想起奋战在一线的日子,蔡小芳说,在病房里面没时间想更多的事情,只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采样、吸痰、翻身、把屎尿……在值岗的4个小时内护士要无数次循环、重复这些步骤。“2个小时帮病人翻一次身,由2名护士一起帮忙才能完成这个动作。”蔡小芳说。帮病人翻身是一项重要的体力活,在小小的隔离病房内,穿着厚重且不透风的防护服,护士们平均一天最多要翻12次。除了体力活,采样感染是最危险的传染途径之一,她们却勇敢地承担这项最危险的工作。“采样有可能会接触到分泌物,但只要做好防护一般不会有问题。”蔡小芳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在隔离病房中对患者的心理疏导尤为重要,这也是护理环节中至关重要的一点。这也就是蔡小芳指的“话聊”。“很多患者觉得很孤单。这就特别需要我们护理人员的心理疏导”。神外ICU的黄显雅除了在隔离病房中照顾病患,还时常要给患者做心理疏导。因为还不是很习惯穿着隔离衣,护目镜和口罩也让沟通不流畅,一向温和的黄显雅提高了分贝,“阿姨,别担心。肯定会好的……”“没事的”……因为一句简单的安慰让原本紧张的氛围变得缓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心血管CCU副护士长张曦是重症病房的一名护士。虽然是第一次进入传染病医院隔离病房,但有着重症护理经验的她一进入病房就很快适应了,跟同事的磨合也很顺畅。爽朗的张曦说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曾经穿了8小时的防护服,没有喝过一滴水,也不敢上厕所。脱下防护服的第一件事就是大口大口喝水,“葛优躺”瘫在床上,这才缓过劲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“戴上护目镜后容易起雾。把N95口罩拉紧后雾气会减少。所以我在穿戴的时候拉紧了点,但是脱下来以后脸上的勒痕非常明显,脸颊甚至开始出现破皮……”张曦是个爱美的女生,也会担心脸上留疤。“护士经常会忙到没时间谈恋爱,我很久没考虑过要找什么样类型的另一半了!”张曦开玩笑地说,“要找个像林俊杰一样的男朋友。”每天在病房连轴转高强度的工作,张曦练就了“站得,憋得,忍得”的功力,但哪怕能帮病人分担一点,对这个80后的女孩子来说都觉得特别有成就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重症医学科崔松涛的重症病房的“国宝”男护士。“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”,崔松涛说,自己作为医疗应急队的队员,承担更多的累活重活是自己义不容辞的事情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帽子、口罩、鞋套、防护服、手套、护目镜、面屏……穿上这身“装备”,崔松涛在操作之前必须做好全副武装。他和同事们不同程度的面部都有了压疮,每次脱防护服时都是浑身湿透。“包裹得严严实实,我的大女儿已经‘认不得’我了!”生活中的崔松涛是个“超级奶爸”,坦言除了重症护理的工作,很惦记自己的女儿,希望疫情快快结束,能回去抱抱两个女儿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来源:海南省人民医院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