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3409阅读
  • 0回复

从李白的江上吟中 可以读到李白与屈原的最大不同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温州白内障手术专家

      前言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前几天遇到一个问题:李白代表作品江上吟如何理解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木兰之枻沙棠舟,玉箫金管坐两头。美酒樽中置千斛,载妓随波任去留。仙人有待乘黄鹤,海客无心随白鸥。兴酣落笔摇五岳,诗成笑傲凌沧洲。功名富贵若长在,汉水亦应西北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从李白的这首诗中,可以看到他用了几个人的典故。其中屈原的典故,最能反应李白怀才不遇的心情。屈原曾有诗远游,云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悲时俗之迫阨兮,愿轻举而远游。质菲薄而无因兮,焉讬乘而上浮?遭沈浊而污秽兮,独郁结其谁语!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屈原有感时俗不容,所以想逃离而远游。并叹息周围都是污浊的气氛,自已无处倾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李白这首诗,也是抒发自己怀才不遇,但是李白与屈原不同,他即使失意,也永远有一种向上的精神,这首诗就反映了李白旷达超脱的胸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一、创作背景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李白(701年—762年)的这首诗写于三四十岁客游江夏之时,人生几乎走了一半。 李白在唐玄宗十二年(724)离开四川漫游,曾经西入长安,东到沧海,北上山西,南到苍梧, 北上太原。但是在仕途上却一无所获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根据李白在开元二十二年(734年)的上安州裴长史书自述,他在十九岁的时候,就受到过苏颋的赏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又前礼部尚书苏公出为益州长史,白于路中投刺,待以布衣之礼。因谓群寮曰:"此子天才英丽,下笔不休,虽风力未成,且见专之骨,若广之以学,可以相如比肩也"。上安州裴长史书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新唐书·苏傒溍传记载,苏颋(670-727) "与张说以文章显,称望略等,故时号燕许大手笔"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苏颋在开元八年任益州长史, 当年李白仅仅19岁。虽然如此,但是李白从724年出蜀,到天宝元年(公元742年)被唐玄宗招进宫,其中有18年浪迹江湖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首诗反应了李白这一段时期,虽然失意但是故作旷达的心理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这首诗分三个部分,第一段四句,以略微夸张的赋体叙事起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木兰之枻沙棠舟,玉箫金管坐两头。美酒尊中置千斛,载妓随波任去留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前四句彩笔生花,把自己”载妓游玩“写的华丽、精美、豪放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木兰枻(船舷)、沙棠(古人常用来造船的佳木)舟、玉箫、金管(代指歌女)。美酒千斛,显示其豪放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晋书·谢安传曾经记载了谢安的雅游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尝与孙绰等泛海,风起浪涌,诸人并惧,安吟啸自若。舟人以安为悦,犹去不止。风转急,安徐曰:“如此将何归邪?”舟人承言即回。众咸服其雅量。安虽放情丘壑,然每游赏,必以妓女从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可见文人”载妓游玩”游赏,也是有传统的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第二段用比兴之法,抒发其内心的失落。这一段用了四个典故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仙人有待乘黄鹤,海客无心随白鸥。屈平词赋悬日月,楚王台榭空山丘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仙人有待乘黄鹤,第一句应该是成仙还缺少黄鹤成全之意,“仙人有待”这种倒装用法比较常见,例如唐末宋初一首减字木兰花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东君有待。留得一枝香雪在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也有解释认为,成了仙以后, 等待黄鹤把他接走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海上之人有好沤鸟者,每旦之海上,从沤鸟游。沤鸟之至者,百住而不止。其父曰:"吾闻沤鸟皆从汝游,汝取来,吾玩之。"明日之海上 ,沤鸟舞而不下者也。故曰:至言去言,至为无为;齐智之所知,则浅矣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白鸥的典故,意思是,不想得到时,反而能得到;想得到时,却得不到。世间事不可强求,不如做个“无心海客”吧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屈平词赋悬日月,屈原的故事在上面已经讲过,屈原词赋表达的是忠心报国却无所施展、无路可循的痛苦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楚王台榭空山丘,富贵荣华不常在之意。但是楚国历史比较长,因此楚王的含义比较丰富。除了屈原时期的楚怀王,还有几个有故事的楚王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例如卞和的和氏璧就是献给楚王,楚厉王不识玉,砍了卞和的左脚;楚武王(屈原的先祖)不识玉,砍了卞和的右脚;直到楚文王继位时,才认识到这的确是一块美玉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楚怀王之后,又有楚顷襄王和亡国之君楚考烈王。这两个楚王当政时,有一个楚辞大家,即传说是屈原学生的宋玉。和屈原相比,宋玉在两代楚王身边颇受重视。即使如此 ,宋玉也无奈地看到楚国一步步走向了灭亡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第三段是言志: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兴酣落笔摇五岳,诗成笑傲凌沧洲。功名富贵若长在,汉水亦应西北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兴酣、诗成两句是夸耀自己地才能;功名、汉水两句是故作旷达,表示自己“视富贵如浮云”。得不到也无所谓,本来我就“海客无心随白鸥”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虽然此时的李白说自己“海客无心“,但是在他终于得到唐玄宗的青睐时,还是欣喜若狂地写下了这两句诗: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南陵别儿童入京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白酒新熟山中归,黄鸡啄黍秋正肥。呼童烹鸡酌白酒,儿女嬉笑牵人衣。高歌取醉欲自慰,起舞落日争光辉。游说万乘苦不早,著鞭跨马涉远道。会稽愚妇轻买臣,余亦辞家西入秦。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。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屈原的郁结与李白的超脱,也是不同时代背景与身份地位的反应。屈原是楚国大夫,看到国运渐衰却无能为力,因此会有无比激愤的忧国之心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而李白生活于蒸蒸向上的盛唐,此时的他也仅仅是一个布衣百姓而已,他没有屈原那种痛苦的经历。李白的理想是做一个”功成拂衣去“的鲁仲连而不是投江而死的屈原。遗憾的是,李白的梦想至死也没有实现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@老街味道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南宋四名臣的叫法,竟然是因为他们入选了这本词集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,杜甫这句诗可以改成天地一孤舟吗?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西北有高楼,上与浮云齐,唐诗中很少犯此诗病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快速回复
限80 字节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
 
上一个 下一个